通行证: 密码: 保存密码
收藏 帮助

侦探小说与判断式——读书笔记十三


侦探小说仅靠进口,不能自己制造,是个奇怪现象。外国侦探小说中主要写靠求证和推理去侦破罪案,着重的不是判案。中国自从汉、唐的酷吏直到清末《老残游记》写的“清官”,都是判案靠刑具和口供。好像是欧洲重过程,中国重结果。
中国哲学思想史中逻辑也自有一套,欧洲式或印度式的《墨辩》、“名家”、“因明”并不发展。流传的是判断式。判断充满了经史子集,很少追究“为什么”,着重“是什么”。印度传来的神秘主义的《金刚经》还要再三问“何以故(那是由于什么原因)?” 然而“天命之谓性”,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“杨氏为我,是无君也;墨氏兼爱,是无父也;无父无君,是禽兽也。” 这一类都是不讲道理,不查证据,说是什么,就是什么。

(《人生与学问》 金克木著,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)

推荐到博客首页 (0) |  复制链接 |  评论: 0 |  阅读: 2034 |  个人分类: 无分类 |  系统分类: 思想•时评 |  发表于: 2016.06.21 14:38

评论


表情 超链接
操作中,请等待...